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农村精神病人管控的困难和探索


咸丰县公安局  黄大超


近几年来,经常看到有媒体报道的精神病人肇事肇祸,甚至制造恶性案件的事例,由此想起自己在基层派出所工作十余年,所接触的精神病人肇事肇祸案例实在是不少。不管是在城市,还是在农村,为什么精神病人一再肇事肇祸?为什么精神病人的管控会有盲点?我想结合自己长期在农村派出所工作的经历,谈一下我们在这方面工作上的困惑和探索。


一、农村精神病人管控存在的问题


(一)监护力量缺失


1、长期患病,终身未娶,到老了还是独身的精神病人。这类五保户精神病人,既不适合福利院收养,也没有特定的监护人,唯一的监管力量就是村委会,而村委会的干部本就有自身繁杂的各种工作,因此监护很难到位。例如我镇凉桥村精神病人张某就属于这种情况,长期在街上游荡,发病时送医治疗,没有发病时就在集镇闲逛,长期在烟草站废弃的仓库蜗居,村里给他修的房子偏不住,村干部管不了,社区管不了。2014年还发生过一起案件,因为张某将烟草站的窗户、门板等拆下来生火取暖,烟草站管理人员前去制止,制止过程中没有把握分寸,也没有及时报警,双方发生打斗,精神病人被前去制止的烟草站工作人员打伤,后经法医鉴定为重伤。涉案的嫌疑人因为管理国家资产出于义愤制止张某并打伤张某的行为虽然在法庭上得到了从轻判决,但是却给了张某治疗等赔偿了二十五万人民币,得不偿失。我们土家族自古就有句话叫做“好人不和癫子斗”,意思是疯子是不负责任的,稍微明白事理的人都不会去和疯子计较,也就是传统以来山民们对于疯子都是采取避让、忍让的方式。


2、部分精神病人虽有父母或亲兄弟,但是父母年迈无力监管,兄弟各已成家,无暇顾及。这类病人在日常监管上也有难处。如我镇精神病人杨某就属于这类型,其父母一旦发现发病倾向,外嫁的姐姐就会请村委会和派出所前往协助送医治疗。


3、有家室的精神病人。这类精神病人虽然有家属监管,但是一旦真正发病,连亲人都要拳脚相加,其家属也是莫奈其何。如我镇精神病人贺某、徐某就属于这类,未发病时在家可以正常生活,一旦发病,家人也制止不了,其家属也只有请派出所的协助送医治疗。


4、部分干部不愿意管精神病人,因为他们都认为精神病人记仇。我曾多次送精神病人到优抚医院治疗,其中有些村干部总是畏手畏脚,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癫子”记仇,二天他回去了要天天骂我,到我家捣乱。这也导致干部不愿意多管癫子的事。


(二)救济渠道不完善,治疗效果不明显


1、救济审批手续繁琐。现有的民政救济制度,有严格审批手续,精神病人发病后需要经过村委会、乡镇主管部门、县级主管部门审批后才能送医治疗。家属如果嫌麻烦,在没有发生危害公共安全的和重大案件的情况下,仅民政部门和公安机关也不能将病人送到精神病院强制治疗。


2、救济治疗资源有限。我州只有一家精神病人治疗康复的优抚医院,长期床位紧张,而且费用不菲。除了五保户、特困户,民政救济额度大的以外,其余的需要家属承担相当大的生活费用,很多家庭出于经济承受力考虑,不把病人送去医治。而且医院对于收治的精神病人,一般两个月为一个疗程,病情稍微稳定,如果医院床位紧张,就会劝家属领回家休养。


3、治疗效果不佳。目前世界上对于精神病人的治疗多半是抑制类药物治疗,基本上不能根治,只能在医院特有的环境下得到病情缓解。治疗效果不佳也是导致家属不愿意将患病亲人送医的原因之一。


(三)偶发性、突发性患病,无法有效监管


对于已经掌握的经常反复患病的精神病人监护人可以跟踪管理外,还有一部分精神病人发病是没有任何先兆的。


1、对没有患病史的精神病人无法有效管控。有的可能以前从来没有患过精神病,但是由于受到某种因素的影响,突然发病。如鸡鸣坝村的陈某,以前从没有患病史,仅仅因为妻子离婚受到刺激突然发病打人。还有像青岗坪的黄某,在和邻居一起修公路时,突然扬起挖锄打向同在挖路的邻居,造成一重伤一轻伤(后经鉴定是突发癫痫,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这类情况预防监管难度很大,基本上无法监护和管理。


2、对突发的精神病人无法有效监管。一部分精神病人有患病史,也掌握了他们的基本情况,但是这类病人属于突然发病的情况。如庄房坝村的一个精神病人,在晚上睡觉后悄悄将自己房屋烧了。还有像朝阳寺的卢某,在路上走着走着,就捡了一根木棒打伤骑车路过的人。像这种突然发病的,平时也是有监护人,但是监护人总不至于把他绑裤腰带上睡觉吧?由此可见,相当多的精神病人发病突然性的无法预测、防控。


二、预防、管控精神病人肇事肇祸的有效对策


我们在长期处置精神病人的各种警情和案事件中,也在不断的摸索管理精神病人的有效办法,也进行了一些尝试,取得了明显的效果。


(一)积极摸排辖区精神病人情况。要做到情况清、底数明,对所管辖区的精神病人进行全面排查,确定类别和危害等级,并报政府及主管部门采取相应救济、管控措施。


(二)建立动态管控机制,落实责任村干部和责任民警。将肇事肇祸的重性精神病人录入网上管理系统,对该类病人实行重点监管,建立问询制度,随时了解精神病人现实状态,做到动态管控,主动作为。如对没有监护人的精神病人张某,实行每天点名见人,确认活动状态在可控范围。


(三)加强重点场所和重点时段精神病人的防控。对学校、集市、医院等重点部位的巡查防控,及时发现、排查疑似精神病人,把肇事肇祸苗头消除在萌芽状态。2015年,我所民警在巡逻中发现一女性裸身奔走,经查询系附近村庄的精神病人,民警立即联系村委、民政,并协助及时送医治疗。


(四)成立领导小组,完善救济制度、畅通救济渠道。


从2016年起,我镇就成立了以镇政府分管综治和民政的领导为双组长的精神病人管控救治领导小组,领导小组负责协调医疗机构、民政救助资金预付。明确了小组成员单位如各村委会、综治办、派出所、民政办等各自责任。一旦发现需要及时送医的精神病人,即可30分钟内将发病的患者送往医院。各个部门不再为车辆、费用等问题推诿,提高了救治时效。


(五)创新管理模式,落实精神病人管控“六方一责”。


我镇对于精神病人的管控上正在探索落实落实“六方同责”,即病人家属(监护人)、村委会、民政办、综治办、医院、派出所六个方面,对每一个曾经发病有过治疗史的精神病人由这六方共同签订责任状,  实现了管控同责。如2016年的敏感节点和重大节日期间,我镇陆续将有发病倾向的6名精神病人陆续送往精神病院治疗,确保了这些重要时段社会的和谐稳定,就是“六方同责”发挥的积极作用。


精神病人的管控,是一个不能避免的话题,更是一个社会管理的难题。在加强对精神病人的管控工作上,不能仅靠公安部门单打独斗,它需要由政府自上而下的行为,建立科学可行的多方管控机制,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探索管控的措施和手段,真正做到对精神病人的预警管控无缝隙。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